花心協會會長雪繪 ̄ε  ̄

愿遗憾也是美好——致青春里永远的小江夫妇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林依晨已經結婚了”
差了一分愛情,是九十九分的友情。

白小墨:

最开始是由微博首页一片呼天抢地的“活久见”“初恋cp发糖”中,看到了非凡搭档郑元畅和林依晨在欧洲的路透。


其实不过是一小段秒拍,在伦敦的地铁上,二人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瞬间觉得心里有某根弦被弹了一下。


然后就开始期待非凡搭档伦敦站,看伦敦站那一期刚好是考翻译资格证的之前的那个晚上,在异地的宾馆里,用一卡一卡的wifi看完了cut版。


那个晚上只是感慨,看到林依晨凹下去的双颊不见了婴儿肥,看到郑元畅脸上有了岁月的痕迹不再有当年直树的高颜值。


林依晨下意识的喊出那声“直树”的时候,突然间觉得自己也回到了那年无忧无虑的青春。


尽管有繁重的课业,却依旧可以像偷来时光一样坐在电脑前看恶作剧之吻。笑呵呵的看湘琴的傻,直树的傲娇。和那同时存在的,还有可以依偎在父母身前撒娇的女孩儿,可以和朋友同学肆意欢笑玩闹的女孩儿,可以在学校里通过一纸成绩单就得意狂傲的女孩儿。


那是最快乐的我,是我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


怪不得网上说,只要林依晨和郑元畅站在一起,就是我们的整个青春。


所以往下看了爱丁堡的那一期。看完之后就莫名其妙的跑去重刷恶作剧之吻,为了找资源还特意下了个app。但其实恶作剧之吻我看过不止一遍。在现在这样的年纪,也很少有心情和时间去看这样的偶像剧。


但恶作剧之吻好像是有魔力的吧。十一年之后,依旧如此吸引着我,依旧会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就像郑元畅和林依晨,十一年之后,即使林依晨已嫁作人妇,郑元畅在圈子里几经沉浮,两个人在一起,依旧默契满满,欢乐满满。


十一年后重刷恶吻的现在,可以看弹幕。


所以看着弹幕里大家说的两人的曾经,真是越看越心酸。




当年。


他说,我对她动心过很多次。


他说,我是可以啊,但是我配不上她。


他说,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好朋友,因为太喜欢了,所以舍不得恋爱。


他说,她如果还是单身,我们还有可能。


她说,你也没有追过我啊。


他说,我那还不叫追你。


现在。


他说,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清楚依晨已经结婚了。


他说,我们是超越家人的感情,是超完美的搭档。


他说,他娶的是林依晨,我表白的是袁湘琴。




真是心酸。


感情的事,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真相。


但是袁湘琴喜欢江直树,全世界都知道。


郑元畅喜欢林依晨,全世界都知道。


当年是谁喜欢过谁,是谁拒绝了谁,恐怕只有当事人心里才记得。


林依晨结婚的时候,郑元畅没有到场,却送了1314520的红包,其中的意义,恐怕只有当事人心里才明白。




但已经都不重要。


他们最终没有在一起。


他们做了十一年最好的朋友。


他们终究错过了彼此。




然而这些,似乎也不重要。


因为十一年后,当他们再度出现在公众面前,他仍像当年直树对湘琴那样,对她呵护照顾。


因为十一年后,当他们再度并肩而立,她仍像当年湘琴对直树那样,仰着头傻笑着看着他说话。


因为这十一年间,他们的默契依旧,感情依旧。


很遗憾,却也很美好。


就像他在爱丁堡站说,我想要和依晨一起拿一个一百分,感觉这比什么都重要。


然而最后他们拿了99分。只差一分。


就像他们的感情。只差一分,就错过了爱情。




只可惜当年的郑元畅不是江直树,当年的林依晨不是袁湘琴。


看到网上说十一年之后,郑元畅已经努力的让自己越来越像江直树,然而林依晨已成人妻。


我喜欢现在像极了直树的郑元畅,然而他和林依晨却是注定错过。


因为林依晨永远也不可能是袁湘琴。


所以就算他们在戏里如何对彼此动心,出了戏,却只能是最好的朋友。


所以林依晨说,拍恶作剧之吻,是我做过的最美的梦。


只能是梦。


现实太过残忍,永远充满遗憾。




然而没关系,小江夫妇,依然温暖了我们的整个青春。


虽然和已经过去不再回来的青春一样,小江夫妇也已经过去,不会再回来。


但是他们还是好好的停留在时光里。和我们的青春,我们那些最真的友情,最纯的爱情,最美的日子一起,停留在时光里。


永远的小江夫妇。永远美好的青春时光。




写这篇文的时候眼泪一直往下掉,不知道是在哭郑元畅和林依晨之间差一分错过的爱情,还是在哭自己再也回不来的年少时光。


或许美好的事物总是带着遗憾的。


但我们还是要超前看啊。




所以,愿小江夫妇永远停在我们的青春里,愿我们永远记得当年自己的快乐和简单。


愿郑元畅和林依晨永远是最亲密的朋友,最默契的战友。


愿明天我们的生活,永远越来越好。







评论

热度(71)

  1. 花心協會會長雪繪 ̄ε  ̄白小墨 转载了此文字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林依晨已經結婚了”差了一分愛情,是九十九分的友情。
  2. R.Mqian白小墨 转载了此文字
  3. 嫤婉儿白小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