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協會會長雪繪 ̄ε  ̄

Secret

戀愛大師吼跑火車帝(笑)

NADH:

完全流水账……


全是我的妄想(x


————————————————


这两个人有点低气压。


看看左边的有冈大贵,和右边的伊野尾慧,高木雄也得出了结论。


嘛,如果他都这么觉得了的话,大概真的就是这样了。然而,今天被最后一组叫醒的他,并不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只能说自己实在是运气太不好,竟然必须得坐在这俩人中间。不,不如说,这两个人也有分开坐的时候?高木拿出手机,却看到伊野尾慧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一脸“跟我聊天啊快来跟我聊天啊”的样子。


那就跟你聊天吧。高木想,反正短时间内自己也弄不清楚这两个人到底怎么了。


 


其实今天早上,实行了一个特别企划。


总之就是老掉牙的叫人起床的企划,不同的是,这次不是看睡相,也不是马上起来50m冲刺,而是看看能在几秒钟内猜出来叫醒他们的铃声是Jump的哪首曲子。


从前辈那边继承来的,就是由末子主持。


知念表示这个逻辑完全不能理解。明明之前都已经玩过了,而且他们又在外地完成了一整天的摄影,怎么还要这么折腾他们?


策划者说,为了宣传。


总之,这个企划还是照旧实行。一个人一个房间的知念在三点被叫起来的时候,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催眠:“以前大野桑也经历过这个,嗯以前大野桑……”


不,其实大野智只是最后被叫醒的那个而已。


知念顺利的叫醒了山田和中岛。拖着已经调整好表情了的山田和还没有怎么醒的中岛,三个人又去叫醒了薮和八乙女。


这个时候,中岛裕翔已经可以作为摄影担当,正常的运作了。


 


而当五个人浩浩荡荡而轻手轻脚地走进伊野尾慧和有冈大贵的房间的时候,却都发出了无声地的惊呼。


靠门的那张床空着。


山田闪进浴室,然后又马上走了出来,做出了一个“没人”的口型。


他与知念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


八乙女似乎已经完全醒了。他眨了眨大眼睛,朝窗边那张被子鼓鼓的床指了指,然后伸出了两根手指。


中岛给相机按了暂停键。


怎么办?他拿口型问着薮。


薮低着头想了想,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


“总之先试试看。”


知念点了点头,然后放了音乐。


 


氛围突然从刚刚的活跃欢脱变得有点……奇怪。


欢乐的音乐在室内封闭的空气中显得有点沉重而刺耳。看剩下四个小伙伴完全没有动静,中岛只能端着相机一个人走近了那个床边。


被子团突然抖了抖,然后一撮乱糟糟的头毛探了出来。


八乙女打开了灯。


“怎么了?”从被子里钻出来你,伊野尾皱着眉头,眯着眼睛问。满脸是疑惑和深深的倦怠感。


“ino酱,请问这是什么曲子?”知念走上前去问。


“嗯……?”伊野尾揉了揉头发,发出了几个含糊的鼻音。


“什么曲子?”山田看着气氛不大对也在暗暗地着急。


“UNION。”伊野尾总算是睁开了眼睛,“怎么了?”


“恭喜你答对啦!时间……时间是17.8秒!”知念提高了声音说。


“怎么了……”被窝又动了动,一团更乱的浅色的头毛探了出来。


只见有冈稍微睁开了一下眼睛,就又闭上了。他侧过头去,搂过伊野尾的腰,又睡过去了。


中岛已经端着相机当机了。


“大酱,起床了!”山田在心里暗叫不好。他跳到床上掀开了被子,但是还刚掀到一半就被八乙女压住了。之间八乙女稍稍伸头过去确认了一下,才帮他把被子一起掀了开了。


还好有正常的穿着。八乙女在心里抹了把汗。


“大酱……”伊野尾似乎也发现了状况不大对,他吞了吞口水,扒开有冈环在他腰上的手臂,伸手去晃他的肩膀。


“到底怎么了?”有冈耐不住山田的揉脸攻势,总算是皱着眉头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收录中。”知念简练的回了一句。


“唉……唉?!!!”这次轮到有冈彻底震惊了。他揉了揉眼睛,抹了抹脸,然后问,“那不是很牙白吗?”


“喂,镜头在这边……”中岛开着还盯着空气的有冈有点哭笑不得。


伊野尾不动声色的伸手去帮有冈理了理头毛。


明明你自己也是一头乱毛……八乙女无奈地也伸手去帮伊野尾理了理头发。


“所以……你们到底为什么睡在一起啊?!”沉默了很久的薮开了口。


“嗯?”有冈眨了眨眼睛,表示他需要一点时间消化这个问题。


“不,是这样的。”伊野尾清了清嗓子,抢在他前面开了口,“昨天,我们都想睡窗边的这张床,因为外面的夜景不是很好看嘛。然后就猜了拳。”


“然后我赢了。”有冈抢着说,“但是我洗完澡出啦的时候发现ino酱已经睡在这里了。但是我也想睡在这里,所以就一起睡了。”


伊野尾点了点头。


“所以你为什么要占我的床?”有冈转过头去问伊野尾。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跟他睡一起?”八乙女敲了敲有冈的头。


“所以你们怎么不给我去结婚?”薮问。


全场冷了几秒钟。


“停停停!”有冈对着中岛举起了手,“这样真的行吗?”


小伙伴们转过头来看着他。


“要不重新拍一遍吧?”有冈询问道,“这样的视频播出去会不会有点奇怪?”


伊野尾转过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有冈错开了眼神,解释说:“我不是觉得我们俩睡一张床奇怪,而是觉得这样不会有点宣兵夺主嘛?本来不是要拍我们的睡姿吧……?”


全场又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中岛说:“后期大概会剪掉的吧,这一段。”


伊野尾也转过头去看了看中岛。中岛只能按了暂停键然后摊了摊手。


“嘛,不会有关系的,制作组会把握分寸的。”山田笑着说,然后揉了揉有冈的肩膀。


“你们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还有一组呢,天都要亮了。”知念举着手机说。


“嗯。”有冈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却发现伊野尾不知道何时已经拉住了他的手。


他沉默着回头看了伊野尾一眼,然后回应似的捏了捏他的手心,就放开了。


 


“呜啊他们不会真的有什么吧……”中岛一边走一边小声的嘀咕着。


“昨天晚上,那个方向的窗外,可是漆黑一片啊。”知念小声地说。


 


 


“抱歉,之前说要求重拍的事情。”敲开伊野尾公寓的门,有冈直白的道了歉。


“不,也不是你的错。”伊野尾笑了笑,搂着他的腰把他拉进来,“抱歉,之后一直没有跟你说话,明明是我先开始说谎的。”


“嘛也没办法嘛。”有冈看着他的眼睛说,“我们要瞒着他们到什么时候?”


“反正他们肯定或多或少也猜到了。”伊野尾笑着蹭了蹭有冈的头发。


“对啊,记者小姐都在推特上说我们俩很有趣,也不知道是哪个意义上的。”


伊野尾轻轻地笑了,他坐在沙发上,把整个人挂在了有冈的肩膀上:“我们是很有趣啊,没办法否认。”


有冈抬起头看了看伊野尾。他的脸有点红,但是伊野尾决定先不戳破。


真的好可爱啊……这么想着,他又蹭了蹭有冈的腰。


“不过啊……”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有冈说,“我们最近的肢体接触会不会太过了?”


“而你能支持这个论点的依据是……?”伊野尾眯起眼睛看着他。


“在镜头前面,偶尔搂搂抱抱是没什么问题,但是把手臂缠起来或者蹭来蹭去是不是有点太暧昧了?还有十指相扣也是。”


“也是……”伊野尾说,“但是我那些时候就是想这么碰你啊。”


“唔……”有冈的脸似乎更红了。伊野尾低头亲了他一下。


“没关系的,我们不用照着别人的方式前进。”他用嘴唇蹭着有冈的耳垂,轻声说,“因为这种没有万能公式的事情……还是去自己尝试比较好。”


有冈推着他的肩膀稍稍的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盯着伊野尾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接着又移到了嘴唇。


“恋爱大师伊野尾桑?”有冈有些打趣的抬起眼睛笑着看着他。


伊野尾低头去舔了舔他的嘴唇:


“我才不是。”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