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協會會長雪繪 ̄ε  ̄

自導自演(微虐)

這真催淚呀……

Rina:

*第一次寫虐文


*結尾怎麼搞得我也不知道


----------


你像一種毒,一旦觸碰了,就無可自拔的掉入漩渦裡,想逃出來,卻全身無力。


以前,我打從心底認定自己絕對不可能同性戀,自己喜歡的絕對會是女生。


但我卻低估生命脫軌的機率,我沒想到我會遇見你,山田涼介。


你知道嗎?雖然自己很不想承認,但我確實是喜歡你的吧。


甚至有些傻的,偶爾會覺得你也是喜歡我的。


當我在便利商店要結帳時,在我身後的你,很自然而然的就順手幫我付了錢。


當我坐到你腿上時,你雖然嘴巴上在抱怨卻還是圈緊了我的腰,好讓我不要滑下去。


當我心情不好時,你會主動邀我摸摸你的肚子,因為你知道,我只要摸了你的肚子就會笑出來。


當我因為要在演唱會上表演空中飛人而緊張時,你會拍拍我的頭,告訴我“如果是知念的話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當我在節目上進行跳箱比賽時,我可以用餘光看到場外的你,雙手緊緊的交握在一起為我加油。


當我吃飯吃得少時,你會像個媽媽一樣囉嗦的說我太瘦了、叫我多吃點。


當我晚上睡覺睡得太過安穩時,你會擔心的搖搖我的身子,看看我有沒有甚麼異樣。


當你很自然的將你的手搭在我肩膀上時、


當你去燒肉店時為我烤肉時、


當你說如果我穿女裝就會認真考慮跟我交往時、


當你因為看不到我在哪兒出聲找我時、


當你附和我說想看我演美雪時、


當你獨自上節目提及到我時、


當你和我對視時,


我的心跳,彷彿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這些都要怪你,怪你太過溫柔。


也都要怪我,怪我太沉溺於一切。


真是笨蛋,對不對?


你可能屬於任何人,但不可能屬於我。


我明明很清楚這點的啊……


可是為甚麼,當我看到你和裕翔搞粉紅時會想別開目光?


為甚麼,當我看到你和大貴在打鬧時心會一揪?


當我意識過來時,已經太遲了,來不及踩煞車了。


我愛你的衝動已經滿到我無法控制了。


所以我開始躲著你。


買衣服、吃飯、玩室內足球,我都去找圭人,而不是找你。


剛開始圭人有些不解、有些驚訝,但基於他單純的性格,很快就不在意了。


當你在雜誌上說,最近找我出來我都說沒空時,我只能開玩笑說“我覺得,知念的特別感下降了。”


“如果你認為我無時無刻都會在你身邊,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哦。”


大家都笑了,你還說,即使如此,還是想見我。


雖然我回你,勉為其難和你見見面也是可以啦,但,我不能再讓自己淪陷了。


我還是躲著你。


伊野尾醬似乎注意到我的異常了,果然是高材生。


他告訴我,喜歡上誰,是沒辦法控制的。


“但畢竟這種感情很難被得到認同,知念,走這條路,會很辛苦的。”


伊野尾醬說這句話時,眼底有深不可測的悲傷和無奈。


難不成伊野尾醬也……?


他扯扯嘴角,說“我的想法是,只要能待在他身邊,默默的陪伴他、看著他,這樣就夠了。”


我們都沉默了,最後還是伊野尾醬用開玩笑的口氣說“反正我也不期望那根木頭可以發現甚麼。”來打破之間的無聲。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伊野尾醬嘆了一口氣,“山醬也是根木頭呢。”


原來,不只我這樣煩惱著。


我也別再逃避了,該釐清自己的想法了呢。


至少我還能以朋友的身分,待在你身邊。


許多人,只能在遠處靜靜看著喜歡的人,卻可能一生都沒辦法和他講到話。


比起他們,我幸運多了。


那我還奢求甚麼呢?


雖然不是十全十美的做法,但至少豁然開朗了。


我告訴伊野尾醬我的想法,他微微一笑說“不管你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


只要看到你朝氣滿滿的笑容,我也能打從心底漾起淺淺的微笑。


當你因為沮喪而落下眼淚時,我會靜靜的陪著你一起哭。


如果某一天,你遇見了適合你的好女孩,你告訴我,你決定和她一起度過下半輩子。


教堂鐘聲響起的那一刻,儘管視線有些模糊,我還是會衷心的稱讚穿著西裝的你,看起來比平常更帥了。


親友致詞時,我會像多年前在雜誌上說的一樣,把你的糗事告訴全場賓客。


但致詞的最後,我想我還是會帶著笑祝福你們。


祝福你找到屬於你真正的幸福。


就像你寫的《Candle》一樣。

评论(1)

热度(18)

  1. 花心協會會長雪繪 ̄ε  ̄Rina 转载了此文字
    這真催淚呀……